荥阳市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祭字作为稀有姓氏,你能读对吗祭姓有哪 [复制链接]

1#

郑州地铁5号线有一个“祭城站”,别说外地人了,就算是郑州本地人,除去该区域附近的,能读对的恐怕也不多。

郑州地铁5号线——祭城站著名书法家,前中书协主席张海题字

祭城——祭姓之城,现在仍以祭姓居民为主,其历史可谓非常悠久了。祭姓出于姬姓,得姓始祖为祭伯,是周公姬旦的第五子,封侯于此地,始建祭伯城。

年,撤消人民公社建制,成立祭城乡;年,划归金水区;年,祭城撤乡建镇;年,整体拆迁,划归郑东新区。

01春秋第一权臣——祭仲

祭姓作为稀有姓氏,历朝历代相对来说所出名人也不太多,但有一位不得不提,熟悉历史的人可能都知道,在《左传》开篇第一章已随郑庄公一起出现,那就是春秋初期号称“天下第一权臣”的——祭仲。

此公不但寿命奇长,而且智数超群,谋略过人。先后历经五代君主,始终安居高位,权倾朝野。对下手握杀伐之权,于上屡行废立之功。他见证了很多成语典故的诞生,比如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、“周郑交质”、“齐大非偶”、“人尽可夫”、“谋及妇人”等。

郑武公十年,娶申侯女武姜为夫人。十四年生长子寤生,因难产且受到极大惊吓,夫人很不喜欢他。十七年又生少子叔段,却很轻松并没经受多少痛苦,因此就非常宠爱小儿子,还经常在武公面前说叔段的好话。

二十七年,武公病重,武姜夫人多次请求,欲立叔段为太子,武公没有应许。当年,郑武公卒,寤生立,是为郑庄公。

郑庄公元年(前年),祭仲初登历史舞台。郑庄公即位不久,母亲武姜就请求将制地(今河南荥阳)作为叔段的封邑。庄公说:“制地是险要的城邑,虢叔死的地方,其他邑则唯命是从。”武姜又请求将京邑封给叔段,武公答应了,就让叔段居于京邑,号称“京城大叔”。祭仲于是进言,说:“凡是国都,城过百雉(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),就是国家的祸害。先王定下的制度:大城,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;中城,不能过五分之一;小城,九分之一。现在京邑明显超出标准,不合法度,如置之不管,以后您将不堪承受。”庄公说:“是母亲姜氏要这样,就算有害,我能有什么办法避免呢?”祭仲回答说:“姜氏哪里会满足呢?不如早点想对策,别任其滋长蔓延!一旦蔓延,将难以图之。蔓草犹不可除,何况是您那受母亲宠爱的弟弟呢?”庄公说:“多行不义,必自毙。你暂且等待观望吧!”

叔段在京邑,依仗母亲的支持,从不把尊君治民放在心上。既而叔段又收西鄙、北鄙二邑为己邑,直到廪延(今河南延津)。

因为母亲姜氏的原因,庄公一再退让。而叔段则得寸进尺,不断在京城整固城池,囤积粮草,训练甲兵,加紧扩展自己的势力,与母亲密谋,准备里应外合,篡国称君。

二十二年(前年),叔段果然欲袭击郑国都城,武姜为内应。庄公提前得到消息,果断发兵,以祭仲为帅,对叔段进行讨伐。叔段退走京邑,庄公又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伐之。京邑之人皆叛叔段,叔段于是逃到鄢城。庄公追到鄢城,叔段又逃到共国(今河南辉县市),后来便称为“共叔段”。

春秋各诸侯国疆域图(图片来自网络)

郑武公、郑庄公都是周平王的卿士,虢公也是,平王却把权力重心偏向于虢公,郑庄公因此抱怨平王,平王却说没有这样的事。于是周郑交质,周王子狐入郑为质,郑太子忽入周为质。周平王死后,周桓王继位,更是把大权交于虢公,郑庄公因此怀愤。

郑庄公二十四年(前年)夏四月,祭仲帅师割取温地(周属地)之麦,秋季又收取了成周之禾。自此,周郑交恶。是年,宋穆公卒,宋公子冯投奔郑国。二十五年(前年),因郑国收留公子冯,宋公携陈侯、蔡人、卫人共同伐郑,围其东门,五日而还。

郑庄公二十六年(前年),四月,郑国出兵入侵卫国牧地,以报东门之役。卫人请南燕国军伐郑,祭仲与原繁、泄驾以三军列阵于燕军前,使曼伯与子元率制地之人潜军于燕军后。燕军畏惧郑国三军,而对于从制地来的军队疏于防备,结果燕军败于制人。这正是君子所说的:“不备不虞,不可以师。”

郑庄公二十七年(前年),郑庄公又开始朝觐周王朝,周桓王却对取禾之事耿耿于怀,对郑庄公很是无礼。

郑庄公三十七年(前年),郑庄公因周无礼,不再朝觐周王朝,周桓王率陈、蔡、虢、卫诸国军伐郑。郑庄公与祭仲、高渠弥等人发兵自救,周师大败。郑将祝聸射中周桓王肩膀,并请求追击,郑庄公制止他说:“冒犯长者都不对,何况陵辱天子呢?”于是才作罢。郑庄公还指派祭仲,于当夜前去慰问周桓王的伤情。这就是著名的繻葛之战。

繻葛之战(图片来自网络

郑庄公三十八年(前年),北戎伐齐,齐使求救,郑庄公派太子忽率军救援齐国。齐僖公准备把女儿文姜嫁给太子忽。太子忽辞谢说:“人各有偶,我小国,齐大,非吾偶也。《诗经》云‘自求多福’,有没有福都在我自己,与大国有什么关系呢?”这就是成语“齐大非偶”的来历。当时,祭仲与太子忽在一起,劝其答应娶亲,说:“国君有很多宠爱的姬妾,太子没有大国的援助将不得继立,三位公子都可能成为国君(三公子指太子忽、其弟突、次弟子亹)。”太子忽坚持己见。

郑庄公四十三年(前年)夏,郑庄公卒。起初,祭仲有宠于郑庄公,被委任为卿。祭仲替郑庄公迎娶邓曼,生下太子忽。郑庄公死后,祭仲拥立公子忽即位,是为郑昭公。郑庄公还娶了宋国雍氏的女儿雍姞,生下公子突。雍氏在宋国为正卿,很是得宠。宋庄公得知祭仲拥立郑昭公后,诱召祭仲而执之,威胁说:“如果不立公子突,你必死。”同时执公子突,借以索取财物。祭仲答应了宋国的要求,并与宋订立盟约,允诺让公子突回国即位。郑昭公忽听到祭仲因宋国的缘故要立其弟公子突,于九月丁亥出逃到卫国。九月己亥,公子突回到郑国即位,是为郑厉公。

郑厉公四年(前年),祭仲专擅国家大权。郑厉公颇为担忧,于是暗中指使祭仲的女婿雍纠杀掉祭仲。雍纠准备在郊外宴请祭仲并杀之,与妻子祭氏商量。祭氏犹豫不决,问母亲说:“父亲与丈夫哪一个更亲?”母亲说:“人尽可夫,但父亲却只有一个,怎么能够相比呢?”于是祭氏以实告于父亲祭仲,祭仲反杀雍纠,戮之于市。郑厉公无奈祭仲何,愤恨地对着雍纠的尸体说:“谋及妇人,死得真是应该。”当年夏,郑厉公逃至边邑栎地。六月乙亥,祭仲迎昭公忽复回郑国即位。

郑昭公为太子时,父亲庄公欲以高渠弥为卿,太子忽说对其非常厌恶,庄公不听,最终还是任用高渠弥为卿。昭公忽即位后,高渠弥一直担心昭公会杀害自己。郑昭公二年(前年)十月辛卯,高渠弥陪同郑昭公出猎,趁机在野外射杀郑昭公。郑昭公死后,祭仲与高渠弥不敢迎接郑厉公复位,而是改立郑昭公之弟公子亹为君,史称郑子亹。

郑子亹元年(前年)七月,齐襄公在卫国首止(今河南睢县)召开诸侯盟会,郑子亹如期参会,高渠弥以国相身份随同前往,而祭仲以身体生病为由没有陪去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郑子亹和齐襄公自为公子时就曾约斗,互相已成仇。因怕生不测,祭仲劝郑子亹不要前去赴会。郑子亹说:“齐国强大,而厉公突还在栎邑。如果我不赴会,齐国就会率诸侯伐我而迎立厉公。我不如前往,到了也不一定受辱,何至于到你想的那样呢!”郑子亹于是执意决定前往,祭仲担心齐国会把他们一起杀死,就称病不往。郑子亹既到,没向齐襄公就从前的事道歉。齐襄公怒,埋伏甲士袭杀郑子亹,车裂高渠弥。祭仲乃迎立尚在陈国的子亹的弟弟公子婴回国即位,史称郑子婴。时人皆说:“祭仲以知免。”对此,祭仲不再故作谦虚,直说:“信也。”

郑子婴十二年(前年),祭仲去世。

从郑庄公元年(前年),祭仲初登历史舞台,以时年不低于30岁计,到郑子婴十二年(前年)去世,当不少于90岁,在那个诸侯纷争的年代,可谓长寿矣。

太史公评:“祭仲要盟,郑久不昌”;而《公羊传》则说:“祭仲存则存矣,祭仲亡则亡矣”;司马贞《史记索隐》说:“虢郐献邑,祭祝专命。”

可以说祭仲作为权臣,实为郑国政局举足轻重的人物。正是他的存在,才让诸侯各国不敢轻视郑国。在他死后,齐国的谋臣们更是说出了:“祭仲已死,郑国无人”的话,也才敢于出兵干涉郑国内政。

02关于祭字读音

再回到“祭”字的读音上(以下内容来自郑东新区祭城社区宣传栏),祭(zhà)城的这个“zhà”字的读音是历史上传承下来的,他在辉煌灿烂的中国历史文化中已经诵读了至少是三千六百年,甚至是五千多年。据《康熙字典》记载,在古代“祭”与“蔡”互相通假,按照“切音法”注音规律,二字都是“仓大切”,发“仓大”的后韵音,“zhà”声。另外,清代的《考文审言》、《说文句读》都注明“祭”发“zhà”声。这证明郑州祭城一带对古音的传承一直未变,是地方历史文化传承最好的一种表现。

为啥现在有些人会将“祭(zhà)”字读成“祭(jì)”呢?这是有原因的,据《康熙字典》载《孝经·士章》糊祭疏中的解释:“祭者,際也,言人事之于神也,人神相接,故曰際也”。意思是说:古人在崇祀天神的时候是根本看不到神的,人和神根本不可能互相接触,因为神是在冥冥之中,在天上。所谓“際”就是天与地之间的无形边界,人是不可能跨越的。

古代的“祭(zhà)”方,上古时期的人们认为是天神所居,是商朝早期国都“毫(bó)”的畿辅,是商朝天子崇祀天神的地方。《左传》曰“国之大事在祀与戎”。为什么古人不用“祭与戎”呢?因为祭(zhà)是地名,祀是仪式,两者不是一个意思,而现代人用“祭(jì)祀”这个词,历史就近的多了。《说文句读》在解释“祝”字的时候,说“祭(zhà)无祀也”,就足以证明“祭(zhà)是地名。”因为到了明清时期,祭(zhà)伯城这个地方国家已不在此地举行崇祀天神的仪式了,它也失去在此祀天的读音的功能。

啥时候祭(zhà)字又有祭(jì)声呢?《说文句读》说明是从《释沽·疏引》中才由“仓大切”多出了“子例切”的读音。从此,“祭(zhà)”字的发声由单音字变成了zhà和jì的多音字。只是后来的字典在编辑时漏掉了“祭(zhà)”字的这个读音,以致现代人在新字典中查找不到zhà的读音。现代人们以及以前的人在某些仪式中说“祭(jì)祀”这个词,其实并不准确。可是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,也就难以更改。习惯成自然,读音从俗。

这里再讲一个“祭(zhài)”字的读音问题,“祭(zhà)”与”祭阝(zhài)”本是两个地名,祭(zhà)国是在夏商时期的中原,祭阝邑是在西周时期的关中,这两者非但不在同一时期,名字更不同,这是两个典型的历史地名。《说文解字注》中更是说明“祭阝(zhài)乃关中方言”。有所谓“去邑存祭”的说法似有欠妥。

根据以上多种证明,祭字读zhà,是完全准确无误的,也不是个别人说的“祭字读zhà是本地方言”。如果不是郑州这一带居民上古文化传承的好,国家文物考古部门就很难发现周代的祭伯城遗址。发现了祭伯城遗址,对研究我国夏、商、周文化断代工程有着巨大的历史意义。

03其他祭姓历史人物

祭季:商朝“祭方”首领,祭国早期人物。

祭伯:西周早期周公姬旦的第五个儿子,他官至太史,是周成王时期所封的祭国国君。在西周早期,祭伯也是军事领域的主要将领,为周代政权的建立与巩固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祭公:祭伯长子,《吕氏春秋》记载,他是周昭王时期的带兵重臣,跟随昭王西征时同没于汉水。

祭公谋父:祭伯次子,是周穆王时期的朝中重臣,陪同周穆王西征和巡游,曾陪同周穆王巡游中原,泛舟圃田泽,夜宿祭伯城,他向周穆王献治国之道:治国靠的是德政,而不是暴政。不能轻易使用暴力,不能见利忘义,不能宠爱亲戚疏远贤臣,要用中庸的方法治理国家。此为历史上首次提出“以德治国”的政治主张。

祭粦:周共王时期的国家重臣,仍称祭公。为扶佐周共王稳固西周政权立下大功,山西出土的九年卫鼎曾有记载。

祭俗父:周历王到周宣王时期的大臣,曾经为周朝的历史发展有很大的贡献,死时按公的等级埋葬,其墓出土有祭俗父鼎,铭文有记载。

祭公敦:《吕氏春秋》记载,祭公敦是西周王朝重臣,为西周王的政权稳固贡献很大,是周幽王时期的重要军事人物。

祭遵:东汉时期的“云台二十八将”中排名第九。祭遵少爱读书,后为县吏,投奔刘秀后,平定渔阳,讨伐陇蜀,协助刘秀监理东汉,是东汉中兴之将,刘秀称帝后,任征虏将军,封颖阳候。《后汉书》评:祭遵“清名著于海内,廉白著于当世”。

祭肜(róng):字次孙,颍川颖阳(今河南襄城县)人。东汉时期大臣,征虏将军祭遵堂弟。现在贵州贵阳的一支祭姓尊称祭遵、祭肜(róng)为始祖。

祭姓人口的现实部分情况:

祭姓现在主要居住地为山东(济南、德州、泰安),江苏的苏北(泰州和盐城区域),贵州的贵阳,东北的吉林,黑龙江。

另外,现在山东的訾姓,还有其他地方的部分蔡姓、黄姓也是祭姓人改姓后人,因为在古代蔡与祭互相通假。都读是《唐韵》所注的“仓大切”。

#郑东新区#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